即時新聞
建設榆林的他鄉人|郭延齡:扎根陜北播薪火
發布時間:2018-11-16 16:00     來源:榆林網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字號:[ ]

32

  郭延齡,1937年9月生,甘肅省甘谷縣人。榆林學院(榆林高等專科學校)中文系教授。

  1958年畢業于陜西師范學院中文系,先后任中學教師22年、高校教師18年,為榆林、延安兩地區培養了大批中學語文教師和各類干部。多次被學校評為教書育人先進個人,1994年獲“曾憲梓教育基金會”教師三等獎。

  中國唐代文學學會、中國古代戲曲學會和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等學術團體成員。

  已出版專著《中唐十家詩注》(合著),發表論文《電大語文教材注釋商兌》《新發現的一篇唐文——〈楊會墓志銘〉》《宋元“說經”“講史”活本在中國文學發展史上的意義》《向偉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學習》等論文10余篇。

35

郭延齡與榆林傳媒中心工作人員合影

  1958年秋,他從陜西師范學院畢業,隨即響應黨“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號召,來到榆林教書育人,從此扎根,60年就這樣走過。

  郭延齡,原榆林學院文學院教授。榆林教育事業深耕六十載的教育工作者,甘肅天水甘谷人。

  甘谷朱圉山下,一個被當地人尊為“至誠郭”的大戶人家,1937年,郭延齡出生。郭延齡的童年衣食無憂,還能接受到很好的教育。不幸的是他9歲時,母親去世,因此由祖母撫養長大。

 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,山河蒙難,但郭延齡卻幸運地在仁愛小學接受教育。抗戰時期大批知識分子流落西北,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曉莊師范學校培養的幾個畢業生來到甘谷,遇到開明紳士龔守仁在甘谷辦了仁愛小學。當時仁愛小學的校長劉大作、郭延齡的班主任郭惠霖等都是代表當時社會先進革命理念的人士,如徐崢先生,其丈夫是宋慶齡的秘書。在這所可以說是中國當時最先進的小學,“仁愛”之火在郭延齡心中點燃,至今依然能興致勃勃唱起校歌。

  良好的啟蒙,讓郭延齡養成好讀書的習慣,沉溺書海、其樂無窮,他愛好戲劇的興趣也是在中學培養起來的。

  1956年,郭延齡考入了陜西師范大學的前身——陜西師范學院讀書。曾經優渥的家庭讓郭延齡被定為“中右分子”,助學金被取消,舉債上大學。個人際遇在動蕩的時局下往往顯得微不足道,他依然對書本、對知識,還是有著異于常人的渴望與追求。

  1958年秋,郭延齡大學畢業,來到了陜北。起先,他以為這是人生路上的一段行程,不想,卻是一生。“負笈北上,萬里別吾鄉;何曾想,他鄉作故鄉?”郭延齡的第一站在靖邊,經歷種種考驗,“干勁沖天”的他很快成為靖邊縣第一位高中語文教師。他帶的高中生有三分之一比他大,三分之一和他同齡,而且很多人都結婚了。文化教育的落后讓郭延齡感慨,因此他暗暗發愿,一定要培養出一批人才,叫這批人才把靖邊縣、把陜北落后的面貌改變過來。一番宏志后讓郭延齡五年歸故里的計劃擱置,再未成行。

  他帶的第一屆學生高考因種種原因全部名落孫山,郭延齡初戰敗北,心里憋著一股氣,他調動全身力量,收集各種高考信息。此后,他帶的學生跨入大學校門的越來越多。

  1958年后的三年,祖母、父親、弟弟先后離世,文革到來,人生遭遇一連串打擊,郭延齡此時卻深深體會到了人性的溫暖。在老校長馮衛民和學校總務主任張耀的張羅下,1961年國慶節,郭延齡與妻子師玉英在靖中舉行了婚禮,從此在陜北落地生根。文革運動沖擊中,他和學生、群眾在多年交往中結成的深情厚誼更是經住了歷史的考驗。領導和同事的關懷、朋友的古道熱腸、學生及家長的陪伴體貼,陜北人拿出自己獨有的厚道溫暖著來自異鄉的他,并接納他成為這片土地的一份子。

  一批又一批靖邊學子學有所成。1980年,在靖邊中學從教22年后,郭延齡被調到當時的綏德師院任教,從事古代文學的教學工作,并由講師一步步升為副教授、教授。

  對這片土地的眷戀,讓他一再放棄了從政登仕、返回故里的機會。1998年,退休后的他又欣然接受榆林學院返聘十年的邀約,在自己熟悉的講臺上安心做一名老師。

  數十年從教生涯帶給郭延齡最大的財富便是桃李滿天下,他的學生遍布各地,最多的當然是在榆林各條戰線上奮斗,著名作家、學者龍云先生就是他的學生。講起先生往事,龍云說,郭老師博覽群書、記憶超群,尤其對中國的歷史倒背如流,授課時能傳遞海量信息。他還把每個學生都當為他的子女一樣對待,對唐詩宋詞背的好的,作業、考試好的,他都要給獎勵,不是學校和系里拿出來,而是拿他自己的工資來獎勵。學生遇到困難,衣服、糧票包括工資,他都慷慨解囊,真誠地把教書當作事業。

  郭延齡視陜北如故鄉,陜北人也待他如親人、如父兄,是益友,是良師,好多同學在畢業以后,直到如今都和他保持著終身聯系。1988年9月、1998年9月、2008年9月,在郭延齡執教三十周年、四十周年、五十周年之際,學生們都為他籌辦了慶典活動。2008年的那次活動,三百多名學生參加,郭延齡正式辭別講臺。

  卻顧所來徑,蒼蒼橫翠微。郭延齡從不后悔自己愛上陜北、愛上榆林,“一生無官,四十年負債,真正貧士;三千桃李,十萬詩書,另類富翁。”這是郭老為自己百年之后擬定的挽聯。

  八旬坎坷風雨程,常懷拳拳赤子心。我們的城市在與時俱進,卻從未遺忘那些“授火傳薪,播種文明”的開拓者、建設者,他們甘為人梯,疊加出這座城市的脊梁。郭延齡如今在榆林的大地上安享晚年,這里有他奮斗的足跡,有他的一腔深情,行走間只見最美夕陽紅。

  記者/李苗苗劉波劉銀才

友情鏈接
期待黎明免费试玩